被“逼”出来的专家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3 16:45
  • 人已阅读

特爱阴沉绚烂的薄暮,每当夕阳西下时,我会在窗边悄然默默地看晚霞。 薄暮的天空被染成白色,橘红和金黄的火烧云炎火般烧红了半边天。另半边一朵朵黄白相间的云彩,一朵一朵挨挨挤挤成了天空的华丽衣裳;忽地又酿成粉色,仿佛天空的灿艳领巾;旁边一片一片桃红,定是天的长裙吧五彩的云朵把天空打扮成了一个欢愉活跃的小姑娘。 稍晚些,太阳收起了刺眼的毫光,酿成了一个红彤彤的大圆球,周边的云彩却更是灿艳醒目了。瞧!这片云像一群飞跃的骏马绝尘而去;那片云和我家的小狗同样可恶,还摇着它蓬松的大尾巴呢;呀!由东往西奔来一只大虎,周围的云很应景的散去,似乎是被山君吓着了,个个谈虎色变;吱溜,嘿嘿,来了只小兔,支楞着耳朵别提多可恶啦…… 太阳终于累了,慢慢落下山头,五彩的云朵也随之不见了。带着依恋的表情意犹未尽地叹一声:唉,美好总如斯长久 短少,不知哪天能有闲再度欣赏到如斯吉日良辰咯。 来源:http://www.98523.com/zwdq/xiejing/201306/1941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