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遇到他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1 14:52
  • 人已阅读

  假若真有时空地道,我会去多少世纪前的荷兰,寻觅梵高的踪影。

  我只身来到荷兰某区的大街上,遵照纸上写得地点,经由一上午地跋涉,终于找到了梵高的居处。这是一幢非常陈旧的小楼,古朴而略带些神秘,在繁荣的街道上,这幢小楼实在不怎么显眼。推开那扇裂痕的木门(只管大白不失掉房屋主人的允许不得私自进入),接着,呈现在我面前的是草木丛生的气象,显然好久没人顾问了。我凭着直觉向那间藏在角落里的小屋轻轻地走去。由于这间小屋不屋门,我径直走了进去。走廊里发霉的尘埃在舞蹈,阳光从窗户的漏洞中挤出去,好像给死一般沉静的房子带来了一些生气。地上躺着几只打补丁的靴子,还有被折断的画笔、卷成一团的画纸,让人感觉到他好像真的失望了。突然,我觉得有人在盯着我,一动不动地盯着我,我不自然地向那个挂有丹青的卧室望去。“啊!”,我诧异地叫作声来,我恍惚地看到在梵高的自画像中走进去一个矮小而又干瘪的人,那个人与画上的梵高是那末的相似。只见他踉跄地向我走来,而我却胆怯地向前进着,是心坎中一种不可言说的胆怯。他起头张口谈话了,“孩子,不要紧张,我等于你所要找的梵高啊!”“你莫非等于为了作画走遍千山万壑的梵高吗?”“嗯。”和蔼的谈话声赶走了我心坎一部分的猜疑与胆怯。只见他双手把“沙发”上散乱的衣服放开,低着头说道:“这样还舒服些,来,坐吧。”我按照他的意义坐了下来。随后,他从“沙发”的另一危坐了下来,坐得是那样的端正,但又像是接收鞫讯似的。“有什么事吗?”他这一问使我丈二和尚摸不找思想。“噢”我想了很长时间,仍是不知从哪儿问起。“我一个终身热衷于作画的人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就非常喜爱到村边的池塘,观察塘中嬉戏的野鸭、鱼儿,伴着婉转的鸟鸣声、水波的涟漪声,在地上用树枝画画、写生太美了!”当我忐忑不安,昂首看他时,他的嘴角边挂着一丝笑意。他饶有兴趣地继承讲上来:“长大之后,我为画画,买了数不尽的笔、纸、刻刀,时常把本身闷在屋内,一画等于两三天。”他稍稍进展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我好像不思想,不神经,只是一味地作画,不知倦怠,不知饥饿,把作画看成我人生一大乐趣。也许是由于劳累过度,也许是由于长期关在屋里,不接收阳光的洗浴,头发全白了。”说着,我看到他摸了一下头发。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在吸收着我,使我凝视着坐在我面前的这位久经风霜的老人,他――一双大眼睛,但因脸上的皱纹,烘托得它(指眼睛)不在那末充满活力,眼睛里总反射出一种恐怖的动机。确实,他的头发已见不着一丝玄色。“我也试着经由过程各类途径来变卖我的作品,但是不一个人能观赏我的画。”“但我非常崇拜您以及您的作品。”他苦笑了一下,“我终身就卖出一幅画,仍是弟弟拖人来买走的。枉费了他的良苦居心呀”看着他的耳朵,如故被纱布裹着,鲜红的血液渗透了纱布。这是他精神溃散后,砍下本身的右耳,然后用纱布包扎起来的。当我想告知他,他的作品现在是全国上最宝贵、最畅销的作品时,我面前早已空空无人,惟独那幅“梵高自画像”悄然默默地挂在墙上,涓滴看不出它动过的迹象。我想再唤醒那张觉醒的画像,由于我尚未寻觅到梵高的真正死因。合理我失望地走出门外时,一个声响在我耳边回荡:我――梵高,一个永不服输、永不瞑目的人。昂首看看那幢小楼,仍然

依据安静,但又好像透着另一种意境……我重新回到了21世纪,可口可乐、克隆技术、Internet在这个庞杂纷纷的全国中,我感悟着“一代孤星”的人生。

?

上一篇:雪孩

下一篇:难忘海南行